表演与真实下的我们

-

有一天做一个趣味心理测试,反馈的结果令我心中一沉“你的人生如若不设定一个实际可见的目标,你就容易过得浑浑噩噩,多少有一些活给别人看的潜意识”。

反思了几秒,结果确实暗含我的担忧:

一、我害怕我这一生过得浑浑噩噩,而此刻我并没有一个真正“实际可见”的目标;

二、我害怕对自己不坦诚,从高二就知道“人应该对自身真诚”,之后的心理学哲学阅读也支撑这个论点,对自己不坦诚,同样意味着对真实的世界不坦诚,这会错失很多机会。

过了几分钟,我又释然了,因为我知道:大多数人的生活也很难称之为有“实际可见”的目标;同样,只要在社会中,大家都多少有些“表演”性质的。不知为何,只要自我隐身于群体中,就有一种安全感,即使知道这样的隐身并不是最优解。

这个简单的小测试也再次提醒我目标和坦诚的重要性。

本文集中简单探讨下自身的表演和真实。

表演的现象与好处

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有多重身份,员工、朋友、合租舍友等(这是我目前的一些身份)。大概率下,我们不希望被老板认为“是个麻烦”、被朋友认为“言而无信”、被合租舍友认为“邋遢”。很少有人在内心深处也是“好好形象”,比如并不想附和一些无聊的观点,不想去赴约,不想每天都去扔干湿垃圾。

社交媒体就是一个大型表演舞台,在我看来和很多自媒体博主没什么两样:展示自己想被别人看见的形象,细究之下也是包含着对“人性”的洞察的,知道发的内容会引起别人什么样的反应。

除了表现“好”的一面外,很多时候我们也会隐藏“好”的一面。查理芒格就说自己年轻时候因为不懂得隐藏睿智而常常吃亏,他在演讲中告诉大家“上班时要让客户感觉TA最聪明”。即使能真正帮助TA人,指出原因也容易让对方难堪,氛围冷场,没人会直接说“你是因为自满才错失机会的”,通过别人的嘴照见自身的软弱和不行不是什么愉快的事。

社会是由一个个不同的人构成,家庭、公司、城市、国家,莫不如此。层层叠叠中,每个人的生活空间和选择范围都有限,在有限中要追求合适自身的生活方式。此过程中,和别人的碰撞博弈都不可避免,在一套套或明或暗的规则下,出于社会习俗和道德规范、维持长期关系、自我保护等,我们都学会了一些无伤大雅的伪装。

因此,表演是必要的。它也给我们自身带来不少好处。

其一是教会我们包容。这个世界就是参差不齐的,每个人的成长环境、基因和经历都不同,人们出于因缘际会和各自的目的聚在一起。起初的“坦诚相待”并不能让事情开展下去,和TA人和社会碰撞后,必要的伪装或者表演是必备的。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对社会多了些理解和体贴,知道什么时候要站出来维护自身权益。

其二是尊重TA人的自由。绝对的自由是不可能的,先不说身体机能、科学技术带来的限制,单就社会生活中,也随处有限制。你可以讨厌一个人,这是你的自由,但是向TA泼水,就干涉了那个人的自由;你可以贬低一个人,但是如若诋毁,那就干涉了TA的自由。这一块的底线行为都在法律法规里写着,如果不尊重维护TA人的自由,也应该意识到自身的自由会被法律管控。我想要自由,别人也一样,法律是底线行为的平衡规定。

其三是认识你自己。即使是表演,表演的方向和程度也不一样,有些情况可以妥协可以强颜欢笑,有些时候就是硬刚决不让步。面对同样的情况,一开始可能会伪装,后来就“暴露本性”。这些过程会告诉我们什么是真正重要的,我们真正坚持的又是哪些,而哪些以为很重要但其实没想象的重要。

真实在哪里?

《千与千寻》这部电影有个主题:不要忘记你是谁。

考试考不好,有方法总结;工作不上手,有套路借鉴;但是在面对自我上,即使读过再多大佬的心路历程,还是要靠自己。

看见真实的自我是需要勇气的。你以为自己努力上进,但真实的自我并不是这样,TA知道你是因为一个目的才表现如此,目的达成后,你就不再“努力上进”,而这很可能是你引以为豪的优点。突然间,你的优点少了。

这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例子。准确来说,意识不到真实的自我也没什么,就是容易随波逐流,很多人随波逐流也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,看见“真我”的人相反容易陷入到矛盾中。是否看见真实的自我,纯粹是个人选择。

我选择看见,因为每一次看见我都更了解我自己,也更清楚我喜欢什么,我需要什么,我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生活,此刻我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,哪些事情我需要等待。

我能意识到某刻我在表演得益于以下两个训练,这些训练是我观察、阅读并实践后的有效方法,帮助我看见了自我的真实,以此抛砖引玉。

第一个是关注每一次“表里不一”的瞬间,去思考为什么。同一个事情,不同人的反应千变万化,关注你对这件事的反应。今天客户骂你,如果你的反应云淡风轻,那就不用管;如果你表面接受内心不服,那就内心多问一句“为什么我会这样反应”,也许伤害到你的权威了,但此刻“表示接受”方便以后的关系维护,所以你就先按捺下真实感受。

你讨厌领导开的低俗玩笑,他对女性的认识单一狭隘。但要保住这份工作,选择闭嘴。每一次的表里不一都值得记住,会慢慢认识你自己,你在意的是什么,此刻“表演”是为了什么。

第二个是多观察,多对比。很多时候我们表演仅仅不知道游戏规则,不知道边界在哪里。试探边界可以通过观察来做,在什么情境下,那么处理是可以的。然后就会发现,告诉客户你不认同他的观点是合适的,告诉领导你对他开的低俗玩笑感觉不舒服也是可以的(因人而异)。通过观察,你同样能够对比出真实和表演。

真实和表演趋于一

不需要表演的,除了婴儿外,基本都是各路大佬:在某一方面表现超高天赋和能力且做出成就的乔布斯们;人生沉淀修炼圆融睿智的大师们,如古今中外的先哲。

将“表演”和“真实”合二为一,或者说是得到了平衡自洽,应该是我们费了那么大力看见自我应该追求的。自我一旦被看见,就回不到之前了(所以看到这里的你们,回不去了hhhhh)。而这意味着每一次表演都会被我们关注到,会不停意识到某种“拉锯”,某些矛盾。

这其中还要谨慎分辨出恐惧的影响,恐高,可以保护自我;恐惧未知,意味着可能规避巨大的风险,可能错过巨大的机会。很有意思的是,不到最后一刻,没人知道是克服恐惧后究竟是风险还是机会。这个过程中,有未来的不确定,有众多难以预测的变量。不像高考的数学题,读懂题目就可以得到确定的答案,1+1永远等于2。表演会更好?还是真实更好?如何平衡?

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,需要耐心和坚持才能达到的平衡统一

看看我们上面提到过的吧,需要认识他人,认识社会,需要为了维护自由克制自身,需要知道行为处事的边界,需要具体情况具体操作,需要时刻保持灵活进退自如,需要一直内观己心,需要承担风险。

需要对未来有点期待,需要对世界有点热爱。

这样的一次次矛盾,一次次碰撞后,自我也在不断发展中日趋完善,渐渐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。

我是这样相信的hhhhhh。

今天先到这里,谢谢大家。

Share this article

Recent posts

命名与反命名

表演与真实下的我们

我们自己

Google search engine

Popular categories

Previous article我们自己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Recent comments